买椟还珠的感悟文章

感悟文章 时间:2024-05-11 16:58

买椟还珠的感悟文章1

有一个成语“买椟还珠”,与之匹配的是一个故事,出自战国·韩非子《韩非子·外储说左上》。

今天是我生日,突然有所感悟,觉得生日不应该是一群人的狂欢,而且一个人的独处,享受片刻的宁静,审视一年的得失。只是醒悟得太晚了,回首这一年,这二十七年,无所得,皆失去。搜肠刮肚的想到了这个成语—买椟还珠。

记忆力下降了,忘了是什么时候学的,只知道那时候老师解释说买家傻,买个盒子把更宝贵的珠子还回去,主次不分云云。所以我又去查了下某度百科,我看了成语出处²,没有问题;成语典故³,也没问题;但是到了成语寓意⁴,就完全变了味道了。我之前也是跟着老师人云亦云,我从没自己主动去深思,所以今天动了这个心思一想,就很不对劲。成语是“买椟还珠”而不是“买珠还珠”,所以买家应该是一个目标明确且品德高尚的人,而不应该成为“成语寓言”那个主次不分的人。

我真的想不明白哪里错了,就像你去商城买个盒子,结账走人后,回家路上发现里面有东西,还回去一样。请问这样的人,应该收到批判吗?如果这样的人应该收到批判,那么这个社会的主流思想是自私自利,蝇营狗苟吗?不应该啊,无论多么昏聩的帝皇都不可能去鼓励这些倒反天罡的事。买家目标明确,买椟就是买椟;买家品德高尚,发现里面多了珍珠立马还回去,不贪便宜。怎么就主次不分了。

我的分析是从某度百科的“成语典故”和“成语寓意”结合来看的。“成语出处”中有“此可谓善卖椟矣,未可谓善鬻珠也。”连卖家都觉得他不适合卖珍珠适合卖盒子了。还好,后面有个“成语辨伪”证明我的理解没错。原本的原意就不是我们现在所学的老师所教的。

真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其实吧,这个“有心人”也很有意思,指自己时你得有足够的勇气、恒心等等去克服困难;但是指别人时,那就是这世上本来没什么难的事,全是有人给你使绊子……(作者:小满)

买椟还珠的感悟文章2

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韩非子是是法家思想之集大成者,集商鞅的“法”、申不害的“术”和慎到的“势”于一身,将辩证法、朴素唯物主义与法融为一体,为后世留下了大量言论及著作。其学说一直是中国封建社会时期统治阶级治国的思想基础。

“买椟还珠”这个成语,最早出自战国时期韩非的《韩非子·外储说左上》,现在通常比喻取舍不当,次要的东西比主要的还要好。从现代管理学角度看,“买椟还珠”可以转用于指代某些官僚惯于用形式主义欺骗上下级或民众的弄虚作假行为。

《韩非子》原文“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柜,薰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翡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此可谓善卖椟矣,未可谓善鬻珠也。今世之谈也,皆道辩说文辞之言,人主览其文而忘有用。”原书中批评的是学者们以浮夸的辩辞淹没经世致用的理论,完全没有指责读者欣赏其词章的文采,而现行成语及其释义,却把原书对学者以文害用的批评,变成了批评受众的取舍不当,显然也完全违背了原著的旨意。

“买椟还珠”寓言的本意却在后世发生变化原因甚多,其中重要推手便是古代文人。后世部分文人自身所限,对普通大众以居高临下的态度进行评论,词义便逐渐变得“片面”。例如,宋程颐《与方元宷手帖》:“今之治经者亦众矣,然而买椟还珠之弊,人人皆是。”又如清代的裘廷梁在《论白话为维新之本》中,有言,"不善读书者,昧菁英而矜糟粕。买椟还珠,虽多奚益?改用白话,决无此病。"(不善于读书的人,把糟粕当成宝贝,却看不上精华经典的意见。这无非是买椟还珠,取舍不当的作为。即便阅读广泛,又有何用?如果改用白话文,一定没有此种缺陷。)在这部分文人眼中,问题往往是在受众身上,这与原文的意思极不相符。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也有如南朝的刘勰正确理解和利用了《韩非子》上的这个寓言。他说:“昔秦女嫁晋,从文衣之媵,晋人贵媵而贱女;楚珠鬻郑,为薰桂之椟,郑人买椟还珠。若文浮于理,末胜其本,则复在于兹矣。”这里用“秦女嫁晋”和“楚珠鬻郑”讽喻“文浮于理,末胜其本”,与典相符,于理相合,很是贴切。但是最终“买椟还珠”这则寓言本意还是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

韩非将辩证法、朴素唯物主义与法融为一体,为后世留下了大量言论及著作。

如果对原文中买卖双方进行系统性的分析,可以发现买方自身更看重的是“精美的木匣”,而所谓必须买“珍贵的珠宝”这一看法是后人强加的,在这方面后人多少有点“管的太宽了”;如果说失算,恐怕应该是商人自己,本来精心装扮是为了卖珠子,最后却卖了木匣子,算是一次失败的营销了。

而在买卖双方之外的大部分在场“观众”,韩文原文也有提及,这群郑人都对木匣赞不绝口。这一细节,后世想当然地把它定性为“众人皆醉我独醒”,其实就韩非的治世主张“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相互暗合。韩非的治世理念根基上提倡的是一种“人人平等”,而这一理念其深层次是认为绝大多数人是有智慧的、不可欺的,与当时儒家讲究“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是有本质区别的。

“买椟还珠”寓言的本意之所以发生了变化,应该不是这部分文人学艺不精,而应该是文人群体思维在后世发生了畸变。后世文人主流更倾向于更加功利化的“以辩出世”,而逐渐偏离了“以文治世”的道路。这点从春秋战国之后文人多以“诗词歌赋”著称,鲜于“哲思”留世,也进一步做实了“百无一用是书生”的论断。

将这一认识与当下现实结合,就能理解社会上对“文科生”的种种看法。作为文科生的一员,对当下整个社会对文科极差的风评,虽有不忿但也深度认可。毕竟前有文学圈子力捧大师女儿的“屎尿诗集”,后有三观不正的以骂图名的文学恶棍,还常有屈服资本的三流喉舌甘做跳梁小丑。纵观文科生在这个时代的确表现得不好,甚至是很差。

当下的时代,是竞争的新时代、也是淘汰的新时代。假若文科生们只会“风花雪夜、趋炎附势”,却没有“言论关时务,篇章见国风”的治世信仰,就会被时代所淘汰。作者:张具茨

买椟还珠的感悟文章3

真正的智慧不受时空限制,哪怕只是几千年前一则小小的寓言,如果能读懂其中精髓,也可以受益良多。

最近又读到《买椟还珠》这则寓言,想到当下的很多人,很多事,颇有感慨,于是抒发感慨,聊以慰藉。

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柜,熏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翡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韩非子》

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这样:楚国有个商人,到郑国去卖珠宝。他用木兰制作了一只盒子用来装珍珠,将盒子熏了用桂椒制成香料,用珠宝和宝玉点缀、用美玉连结、用翡翠装饰、用翠鸟的羽毛连缀。有个郑国人买了他的盒子,却把盒里的珠玉还给他。

这则寓言很多年前就读过,但是其中含义直到如今才略知一二。

这则寓言常用来讽刺一些愚蠢的人,只关注事物外表却忽略事物本质,做出舍本逐末的傻事。

一说到“愚蠢”,我们就自觉把这顶帽子戴到别人头上,我们远远地看着,洞若观火地说些不痛不痒的话。

很多时候,我们看得清别人,看不清自己。

我们能看到别人的愚蠢,却看不到自己的无知;能看到别人的肤浅,却看不到自己的浅薄。

我们鄙视别人以貌取人,可是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

总是容易被表面的美丽迷惑,不愿去探索内在的心灵美。有一天发现那个美丽的躯壳后面有一个苍白的灵魂,我们又怨天尤人,好像被欺骗了。

其实,那不过是因为自己过于注重外表,而不知道闪光的灵魂才是最珍贵的明珠。

很多男人在择偶时就是如此,口口声声要娶个漂亮的老婆,生怕别人不知道。等到把美女娶回家里,过上一两年,才发现彼此沟通都困难,于是开始嫌弃妻子只有一副美丽的躯壳。

这怪谁?要我看,问题不是出在女人身上,她结婚前就是这样:不爱读书爱化妆,不求上进贪享乐,不存在谁欺骗谁的感情。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鱼难道能怪钓鱼的姜太公?或者鱼钩?即便用美貌做诱饵,也是你自愿咬钩,否则谁也不会把钩子塞你嘴里。

有首歌叫《都是月亮惹的祸》,歌词这样写道: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那样的夜色太美你太温柔,才会在刹那指间只想和你到白头。

换个角度来看这首歌就是典型的“甩锅”,掩盖了真正的原因,把罪过都推到对方身上。不说自己有眼无珠,倒怪别人诱惑自己。即便真是诱惑,也怪你没有定力,经不起考验。

买椟还珠的历史,每天都在上演,很多时候,我们分不清什么是“椟”,什么是“珠”,所以才为了“椟”丢了“珠”。

往往越喧哗越华丽的,越是最没有价值的。

就像股市中有些股票,一天之内飙升涨停。事出反常必有妖,这种股票最好不要买,熊市里跌的最凶的就是这种妖股,一下把你套牢,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甘。

生活里那些最高调的人,把话说得最满的人,往往是最靠不住的人。他最擅长用夸张的语言来煽动情绪,获得别人信任。一旦他的话被证实不实,他马上准备好了另一套说辞。奸诈之人必有脱身之计,吃亏的就是你。

而真正有价值的“珠”,往往最朴素最不显山露水,只有具备一双火眼金睛的人,才能识别出哪是最有价值的“珠”。

具备“珠”价值的人,不擅长对外炫耀,他不屑宣传自己,因为有内在的丰富世界,有立足世界的底气。

这样的人往往具备“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实力,像获得诺贝尔奖的屠呦呦,获奖之前默默无闻,一朝获奖天下闻。难道她的优秀出于偶然吗?才不是。只不过她醉心于研究,并不在乎宣传和包装自己。

是金子,总会发光,它的光芒一定超过那些表面镀了光的破铜烂铁。就像水,流得“哗哗”作响的都是浅水,静静流淌的才是深水。

不犯“买椟还珠”的错误,除了具备一双识别“椟”“珠”的火眼金睛,还要有足够的定力,能抵制“椟”给人的诱惑。

前些年民间借贷如火如荼,有些人靠三寸不烂之舌就空手套白狼,用皮包公司引来千万投资。很多人在做着一夜暴富的春秋大梦时,却被公安通知遭遇了诈骗,所谓的大公司一夜之间蒸发,半辈子的血汗钱就这么被人卷走了。

骗子固然可恨,但那些敢把钱交给骗子的人就没错吗?为了贪图那高出银行几百倍的利息,找了骗子的道。你看中的是人家给的利息,人家看中的,是你的本金。结果,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这就是典型的“买椟还珠”。

那些口口声声说被“渣女”骗财的男人可以闭嘴了,所谓的“渣女”正是看准你贪恋美色,胸无点墨才投你所好。这本来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谈什么上当受骗?

如果你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如柳下惠坐怀不乱一般,渣女们自然对你敬而远之。

你若芳香,蝴蝶自来。不被虚假所骗,看起来是外界的问题,其实根本原因在自己身上。如果你远离浊臭,内外兼修,做一个灵魂有香气的人,你遇到“珠”的机会就会越来越多。

但愿,我们都有一双慧眼,面对事物时分得清孰是“珠”,孰是“椟”,不被表面的华丽蒙蔽,错过真正有价值的事物。作者:三秋桂子

买椟还珠的感悟文章4

昨夜,作为语文老师的母亲问我,买椟还珠何解,我就解释了一遍,然后发现有很大的分歧,再看教材上的解释,也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在这里记载一下。

买椟还珠的成语出自《韩非子·外储说左上》,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为柜,熏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翡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此可谓善卖椟矣,未可为善鬻珠也。原文给大家复习一下,解释说的是买来装珍珠的盒子而退回珍珠,比喻没有眼力,取舍不当,舍本逐末了。

但是,在原文中,这个故事的主角应该是楚人,而非郑人。这样来看的话,更多的含义应该是说楚人过分装饰想要卖的商品,导致善卖椟而非珠。而现在的买椟还珠的成语的主角变成了郑人,这是不是对韩非子本意的一种曲解呢。其实在《韩非子》中还有下文,说“此与楚人鬻珠,秦伯嫁女同类,故其言多不辩也。”韩非子将这个故事总结为楚人鬻珠,所以原意还是在说楚人。

再将这个故事放到今天来看,楚人为了卖珠玉,进而在外包装上进行装饰,不得不说其具有优秀商业头脑,就跟现在一样,什么都讲究包装,包装做好了,货物的价格或许就可以翻好几倍。但是楚人过分包装又遮掩了原本物品的价值,以至于购买者只对装珠玉的盒子感兴趣,而对珠玉本身无感,故而导致买椟还珠,想出售的物品没有卖出去反而将盒子卖掉了。我觉得楚人能将盒子卖出来珠玉的价格,也是一项胜利了。但是从郑人的角度来看,郑人对装珠玉的盒子感兴趣,所以买下来盒子而把珠玉还了回去,买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且郑人认为所花费的金钱是值得的,孰又能说郑人是错的呢。

当然最后谁也没有说服谁,还是就按照教材上的解释吧,毕竟上课的是为了考试,考试是要有标准答案的,只有答案准确了才能有高分,才能有更好的学校,这样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买椟还珠,学习只为了分数,而非知识,固化了思维,这是不是舍本逐末了呢?学习本是为了充实自我,分数只是在外的一种体现,漂亮的分数好比那个美丽的盒子,而没在的知识、思维方式、学习方法、创造力等等才是最重要的珠玉,但是又有多少人将这最珍贵的珠玉抛开而去追求美好的盒子呢。作者:陌路图穷

延伸阅读
美文控感悟类赞榜本周推荐榜本月推荐榜绝品美文人生感悟
显示全文...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