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等花开

抒情散文
发表于 2021-03-28 18:21

  一直坚信:花是有声音的。花开时,尤其丰富。

  提一把椅子,在某个阳光慵懒的午后,对着枝上含苞待放的花蕾,一等就是一个下午。直到残阳将暮,我始终也没有等到花蕾敞开青春的歌喉。

  目光中,它总是静静的,默默的,从不在意我的着急与否。但,侧耳聆听,这静静的,默默中是否含有一种特殊的声音,只要绣口一吐,就有叶与叶的交流,风与风的邂逅,窸窸窣窣、唧唧啾啾,并在叶作的乐章里,起起落落为袅袅不散的音符。

  总归,在一片失落里,一粒迷失的水珠,从屋檐轻落,啪的一声,打翻了树叶,惊了花蕾的心门。那微微张开的花瓣,盛着半抹黄昏。

  花开终有时。这下,我该能听见它的声音吧?是的,莞尔于眼前之景,恍若,我还有听见其他的植物的声音——马蹄莲与百合不断耳语,亲昵得很,在一笺密密的余晖画意里,头碰头,肩并肩,已分不清谁是谁。

  最后,你猜我是听见了花开的惊雷,还是闻到了花声小若蚊蝇?告诉你,那花蕾仅仅张开了几片花瓣而已,花音无迹可寻,像你,隐在烟云。

  此时,只是心头那期待花开的声音,正和着酡红的夕照,渐次漫过往昔。想起,初春种花的场景。左手握着花苗,右手拿着花盆,地上的铲子边,是半袋泥土半袋尘。无形中,花开成了我心上不能忽略的期许,那一朵朵花开的记忆,印于心版,胜过刀刻斧劈。如梦,有过跋涉的痕迹。

  而今,一样春色在,指尖已流几多时日。尽管,花苗囿于花架一角,没有经风历雨,少了蝶亲蜂吻,但它依旧茁壮,不足的是花蕾没有绽放,嗅不到悠悠香。我,定定地望着花蕾,暗地想:何时才能听见花开的声响,像遥远的月光,吱吱地推开那一扇雕花窗。

  浸在思绪里,久无回响,仅留我一直在花开与否中徜徉复徜徉。即便,眼前花蕾暂时没有吐芳,但我知道,只要有花蕾在,开放并不是山高水远。

  这其间,那点期盼,便是人生的意义所藏。所以,你我皆可等花开,哪怕寂寞着……

延伸阅读
关于寂寞的文章美文控情感类赞榜本周推荐榜本月推荐榜绝品美文抒情散文
显示全文...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