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山河,皆赠予你

爱情故事
发表于 2021-03-25 17:20
锦绣山河,皆赠予你

  《锦绣山河,皆赠予你》
  文/忧酒

  “众生为局,江山为子,他虽立于无人之巅,身旁却有她比肩而立。锦绣山河,皆赠予你这句承诺终究是没有食言啊。”——题记

  人生如初见,犹记我和他初相识,他明目张胆的偏爱便惊艳了我那时黯然无光的岁月。那时我只是一介才人,而他已位至东宫。明明云泥之别,命运却将我和他萦绕在一起。

  记得那天,我侍疾而归,远远便见他走来,仿佛览惯星月,身携清风明月而来,亦然满身气度高华。我忙开口,“才人武媚,见过殿下。”我略微低头,以表敬意,也是他气度使然让人不由肃然起敬。以后的自己想到今天也是一笑置之,什么气度高华沉静自持,皆是表面罢了。
  “武才人无需多礼,眼下父皇病重,武才人就一点不忧前程么?”他声音很好听,芝兰玉树之中犹有昆山玉碎之感,尾音却略微有些勾人心弦,不由得令人心醉神迷。
  我并未回答,只略微沉吟,却想不出所以然。他似是发现了我的忧虑,轻轻开口;“本宫早知武才人是女中诸葛冰雪聪明,不妨做我的谋士,与我出谋划策。若是来日本宫有幸得偿所愿,也定会为武才人改变处境。”言罢我只觉不可思议,却也顾及不了多思考,因为我明白这个时候是我改变处境唯一的机会。“殿下说笑了,媚娘愚昧之人,承蒙殿下不弃,实有三生有幸之感。若得殿下相救,媚娘必定没齿难忘。”
  此时山茶花开的正窈窕,艳阳高照。正巧清风拂过,只见我与他皆目光坚定,仿佛天下为棋盘,众生为棋子,志在天下,亦志在必得。

  谁知陛下逝世的如此之快,而我也不能幸免。与一群哭哭凄凄的妃嫔前往感业寺。临别时我深深凝望了他所处的宫殿,无计可施亦无话可说,此时却有人从人群中寻我将一书信递与我,我展开只见两行字,“九一生,绝不负卿。”这寥寥数语,却让我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有些念念不忘。

  在感业寺中的日子虽清苦倒也安逸,虽也有闲言碎语,我只充耳不闻,心底却时时萦绕着与他初见时的情景。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
  不信比来常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时间也长,时间也短。一年已经过去了,他人皆在议论陛下要来拜祭的消息,我面上波澜不惊,实则心中早已惊涛骇浪。或许心里山崩海啸,却温柔的说好久不见。这一年的相思之苦,思念之情,是不是成败在此一举了。他来时众人皆跪,我一身素衣盈盈下拜,略微低头,未曾看他的颜容。其实他身影容颜,我早已刻在心底。只见他衣袖轻轻一挥,便有圣旨宣读:
  “有女武媚,惊才绝艳,柔婉娉婷。先帝有言,册为朕之昭仪……”
  我略微抬头,见到那让我朝思暮想的颜容。我盈盈一拜时朝他眨了眨眼,才道遵命。他见了也只淡淡一笑。

  回宫后还未等我问,他便自顾自的说道封我昭仪是必然,先前谋士之言不过托辞罢了。我问为何,他只轻声呢喃,“因为早已爱慕多年。”
  这些年我与他举案齐眉感情甚笃,凡他有大事犹豫不决时,他皆问我看法如何。他言只要几年时间,我与他定能比肩而立。而我想的是共谋江山的同时也要白头偕老啊。
  而今他又力排众议废后王氏立我为后,我除了感激他对我的坚定选择也亦是惶恐。我自谦道妾身不才何能为后,他却落墨洋洋洒洒写下二十篇我的优点,我看时都深觉惭愧,他却犹嫌不足。我说如今朝堂上反对者甚多,却不是良时啊。他却笑言,“不知为何,我就是想立你为后。”

  直到永徽六年,我与他终于实现曾经的诺言,并肩而立,俯瞰众生。他执我手一步一步走上太极殿,他为帝我为后,我与他站在最高处看着如今的锦绣山河,我轻声向他言道,这朝服真重。他却笑的开怀,反问我这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吗?我只瞪他不再多言。他满眼笑意的神情在这时变得认真起来,在我耳边轻声呢喃:“江山为聘,媚娘,从此万人之上无人之巅,有你陪我,足矣。这锦绣山河,皆赠予你。”看见他坚定的神情,我才明白他力排众议立我为后的深意。此去经年,我都陪你。

  一连过了许多年,我与他依旧情深,他常言自己多病让我代他批阅奏折。我又怎不知多少朝臣暗地里向他进言,言我专政恐有吕氏之举,要废我后位。他虽不为所动,但又怎经得住流言纷纷千夫所指,而他,是我的阿九,但更是一位帝王。只要是帝王就会有猜忌,会多疑,谁都不能幸免。而我忙于朝政,也无心其他。我与他,不免有些生疏。

  他病的越来越严重,我本想再与他去封禅,我愿用自己性命去换他几年的春秋。而今我也只想,再祈求上天给我的阿九几年时间,去看日月星辰,去踏雪寻梅,再如初见的时候,我知道,我与他都是有野心的人。他志在平定天下,而我志在成为他身边唯一的人,辅佐他成就盛世江山,完成我和他各自的梦想。如今我与他做到了,谁知他却年命不永。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那些朝臣都劝谏他让我殉葬,他却硬撑着一口气只为护着我。他昭告天下,就算来日太子继位,也是天后辅政。

  而今他病的已经起不来身了。我深恨自己从前醉心专注于朝政,却疏离了他。他执我手说道,“此生太短,太短了……你我一定要有来生,一定要有来生……”
  我此时却不敢看他,不敢相信他已经离开的事实。

  已是暮年的我到如今也不知他逝世那几年是如何熬过来的,只觉得他不在了,自己心里那块东西也死了。我常去我和他初见的地方,有时自言自语,有时沉默不言。仿佛他还在一样。这一生走来,就像梦一般。没有他,这江山对我而言不过聊胜于无。他曾说锦绣山河皆赠予我,殊不知我只想要他啊……

  我还是会时常想起初见时的山茶花和功成名就的他。
  婉儿曾问我可有什么心愿,我略微沉吟,除了和他生同衾死同穴,别无他求。这一生太短暂了。我和他,一定要有来生啊。

  “他把毕生的温柔都给了她,而她也不曾辜负他的情深。他们是双向奔赴,亦是双向救赎。无论何时高宗的唯一坚定选择都是媚娘,他们是彼此的荣光,更是彼此的依靠。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后记

延伸阅读
美文控爱情类赞榜本周推荐榜本月推荐榜绝品美文爱情故事
显示全文...
猜您喜欢